您是第 4848022 位访客
当前位置: 首页 > 调研论坛
执行手记:他确属“执行不能”,我信了

他确属“执行不能”,我信了

——黄岩法院一件执行信访化解记

鲍罗亭

“叶某梅现在确实是没能力履行,这下我信了,我不怪你们法院了”一向板着脸、满头白发、拄着拐杖的的执行信访人老张从黄岩法院执行义务宣誓室出来,露出了轻松的笑容。见此情景,承办人郑警官也长舒了一口气,能让这个“倔老头”相信执行,还真是不容易哪!

“他没能力履行,我就是不信”

2017年5月3日,一份民事判决书确定叶某梅须返还老张借款本金15余万元并赔偿利息损失、负担案件受理费等义务。半年已过,没有等到叶某梅偿还借款的老张怒向黄岩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案子一立上来,老张来到承办人办公室,郑警官看着眼前这位老人,虽有腿疾,拄着拐杖仍透出一种铿锵和威严。老张一脸严肃却又不失礼节地向郑警官提供关于被执行人叶某梅的下落和财产线索,他口中的被执行人是有车有房有工作,就是死赖不还钱的人。“只要有财产,就能执行”满怀着希望的郑警官申请了网络财产查询,反馈结果却显示被执行人叶某梅是典型的“三无”人员——无房无车无任何财产。与老张口中的叶某梅完全不是一类人。

怀揣着各种疑问的郑警官决定到叶某梅的户籍所在地实地走访,一探究竟。结果是,村干部和邻居们均表示被执行人叶某梅一家早在七八年前就离开了村庄,至今下落不明,之前居住的房子也是村委会出钱所造。法院依法对叶某梅提起公安协查,但没有奏效,几个月过去了也没有消息。

当承办人将调查结果告知老张时,老张突然沉下脸来,禁不住地用他的拐杖敲打着地板,拉大嗓门坚称叶某梅在椒江区某地有房子,人也时常在椒江、黄岩一带活动,言辞犀利,直指执行人员执行不力。

几天后,法院出现了气哄哄的老张经常拿着一大叠反映信要找执行局局长、找院长,并附有老张口中陈述的叶某梅的房子详细地址、工作单位等资料,要求承办人必须核实清楚。

带上老张,一起执行

承办人从老张子女口中得知,老张是一名老兵,留下了腿疾,渐渐地性格变得越来越“倔”,爱钻牛角尖,家人的话也听不进去,除非他自己想通。让这样一个信访人息访,除非“带上老张,一起执行”,让他亲历执行,眼见为实。这样一来,也许还能促成这个执行案件的解决呢。

执行干警们搀扶着腿脚不便的老张上了警车,开启了“警民一起”的执行路。

第一站:3月5日晚上,椒江区某路。老张笃定地称被执行人叶某梅现居住在椒江区某路某号,且该房子是被执行人所有。结果发现某号的房屋开门人并非是叶某梅家人,这房子更不是叶某梅所有。执行干警还拿着附有被执行人叶某梅大头照的执行公告,挨家挨户地向邻居打听,结果是“无人识得叶某梅”。此时的老张明显有点尴尬,挤出笑容说道:消息有误、消息有误。

第二站:3月9日上午,某报社。老张抖抖缩缩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名片,力证被执行人叶某梅就在某报社工作。当老张看到该报社出具的“本单位无此人”证明时,赶忙说“原来是同名同姓”。

两站过后,老张的提供的线索一一落空,虽然他也怀疑自己消息的可靠性,但他坚持要法院找到被执行人后才算分晓。说来也怪,3月18日,叶某梅被协查到案,被羁押在拘留所,叶某梅称自己目前在某工地打工,没有履行老张债务的能力。承办人向老张作了反馈,老张仍然不相信,要与叶某梅当面进行对质。

第三站:黄岩拘留所矛盾化解室。当着拘留所李所长和法院干警的面,老张把自己的疑问全部抛给叶某梅,叶某梅也如实作了回答,老张也听不出有什么破绽。探底后的老张对叶某梅的态度明显缓和了很多,主动表示理解叶某梅的境况,在拘留所领导和执行干警的共同化解下,叶某梅与来张约定,今后叶某梅从每月赚来的工资中拿出2500元偿付老张债务。3月24日,被执行人叶某梅提前解除司法拘留。

这下我信了

      为了彻底地取得申请执行人对执行的理解和认同,浇灭信访苗头,黄岩法院启动独创的执行义务宣誓机制。叶某梅在解除拘留那天,案件承办人将双方当事人带到了执行义务宣誓室,要求叶某梅面向法徽作执行义务宣誓。

“我是一名被执行人,我将积极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现面对神圣的法律和自己的良心,我宣誓……”

整个过程,老张都看在眼里。宣誓仪式结束后,老张当即表示无异议,并感慨到:我原来充满怀疑,这下我心里有数了,法院这个结果我满意。

版权所有:黄岩区人民法院
建议IE6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浙ICP备06050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