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5467500 位访客
当前位置: 首页 > 调研论坛
执行手记:斗智斗勇“老戏精”,拘留成功案执毕 ——七个小时的送拘历经

执行手记:

斗智斗勇“老戏精”,拘留成功案执毕

                   ——七个小时的送拘历经

                                    

“感谢法院,为我要回了血汗钱!”申请人王某满怀感激送来了锦旗,让我又想起了那位“老戏精”。

   “你好,我是朱某,是来申报财产的”,3月下旬,办公室里来了一个六旬妇女,她穿着精致,化了淡妆,一脸诚恳的样子。“请坐,主动申报财产好,请出示身份证件”,我边说边查看信息:朱某,1958年出生,在本院仅一起案件,标的10万,刚执行立案5天,名下无财产。接着,朱某开始滔滔不绝讲述自己的悲惨婚姻,并拿出某法院的传票,声称正与前夫进行分割财产的诉讼,钱都被前夫拿走了,现在身无分文。做完笔录,面对主动申报的老妪,我有些同情,就告知其有财产必须申报并偿还,让其先进行诉讼。

“法官啊,我急用钱啊,求你帮我要回打工挣来的辛苦钱吧!这个朱某有钱,她就是故意不还!”被执行人朱某前脚刚走,申请人王某就来了。经了解,王某称朱某为其儿子小朱购买了别墅一套,前段时间刚刚出售,朱某原先在某企业工作,虽然退休了,但还有股份和退休金。于是,我分别联系了朱某及其儿子,小朱称生意失败,已经卖了别墅偿债,目前没钱。朱某则哭诉看病吃药都没钱了,生活困难。经过一番教育和释法,小朱答应一个月后为其母偿还2万元。

时间很快就到了五月,小朱答应支付2万元的承诺也未兑现,申请人一再过来催促。5月初的某个下午两点半,我们找到了朱某,其正在某养生会所休息,脖子上系着丝巾,穿着丝袜高跟鞋,手里拿着两个手机,步履轻缓,俨然一副阔太太的派头。在法院的谈话室里,朱某除了说没钱,就是诉苦。与朱某谈话两小时,基本可以判断朱某具备一定的偿还能力,于是我严正告知其拒不履行的,将依法予以司法拘留。“拘留?”朱某冷笑一声,“我什么世面没见过,大不了死在拘留所。”当我把司法拘留决定书递给朱某时,她手一松,拘留决定书掉在地上。朱某笑道:“我头晕,有高血压。”可她拿电话的手却一直很稳。

下午五点半,警车驶入拘留所,一量血压朱某竟明显超标。“去医院检查”,拘留所医生挥了挥手。“我就说嘛,我身体不好”,朱某又笑了。“没事,我们陪你去医院检查”,我也笑道,但内心却很担心,万一不符合拘留条件,恐怕朱某以后也不愿还钱了。于是一路上好言安慰,聊些家常放松其精神。

晚上六点多,到了医院,尽管看见她测量时花样百出,但测量结果刚好超标,医生开了药给她。我们端茶送水,满脸堆笑。药很小,她拿在手里,吃药的时候猛得往嘴里一捂,接着立刻站了起来,疾步冲向卫生间。望着朱某反常的动作,我开始警觉。过了一会,朱某就从厕所出来了。“不好!她很可能是去厕所把药吐掉!”我这才感觉不妙,眼看朱某可能逃避执行,我们一方面笑嘻嘻地安慰,“阿姨啊,我们是履行职务,你放心,医院检查完了你就可以回家了”。朱某听了顿时很开心,翘起二郎腿开始打电话聊天。同时,我悄悄把情况告知医生。再次检查时,医生让朱某平躺,用急救室的专用设备测量,果然符合标准。但为安全着想,我们又根据医生的建议对朱某进行CT检查。此时的朱某动作又比平时慢了许多,仿佛九十岁的老妪,与刚才上厕所时表现出来的少女速度差别极大。CT结束,医生写下了专业结论,此时已是晚上九点。朱某有些紧张,迟迟不肯挪动身体。“阿姨,没事的,我们把医生的结论给拘留所看了,没事的话你就可以回家了”。再次安慰朱某后,她的脚步又轻快了。

晚上九点半,拘留所医生看完结论后同意收拘。此时的朱某,脸色大变,喊到:“我高血压,头晕!”那张脸的表情是扭曲的。

之后的半小时内,朱某家属一次性付清了全部欠款。从传唤到拘留,历时七小时,这期间朱某坚称没钱,装作病重难受,岂料进了拘留所就立即付清了欠款。正所谓老赖演戏装病重,察言观色识内心,巧言安慰缓情绪,拘留成功现原形。

                    载于台州中院 (法官手记第216期)

                        

                                           

版权所有:黄岩区人民法院
建议IE6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浙ICP备06050081号